日常と
非日常な日常

前两天语言学校的班主任老太太突然line上问我是不是还没办奖学金的手续,于是现在坐地铁回本町。这条熟悉的路,明明才过去不到一个月,为什么感觉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呢。
昨天和研究室的前辈们去唱k吃了饭,还不是特别能融入进去不过都是很呀撒西的前辈(说是前辈年纪都比我小orz
上了一周课了也差不多快适应教授的节奏了,在西宫阪神找了新的バイト,总之今年就好好学习好好攒钱吧。

今早上着课去查了之前面试的学校官网,不出意料自己的准考证号有在列表里,但也仍是松了口气,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毕竟只报了这一所学校。然后开始后悔为什么不好好准备多报几个其他的学校和专业…不过后悔也晚了,那就顺其自然地努力吧。

很早之前就听我妈说有个表弟也在这边念书,算是比较远的亲戚吧所以也只是听过名字(名字太令人印象深刻了,为神马我不是跟妈妈姓!),昨天被大姨逼着加了他微信,聊了几句发现是死宅属性,而且是学画画的,顿时再次觉得自己为什么要选一个并不想学的专业,本来人生就过去小一半了还在这里浪费时间。

其实以前的自己的话并不会对现在所选的专业有太多抵触,虽然枯燥但还是感兴趣的,待了一年之后对日本的印象和来之前有了比较大的变化,以至于对研究他们的语言也产生了一定的抵触心理,不过既然选了也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将错就错地决定读研期间考个教师资格证,这样毕业后可以多一个选择。

最最担心的还是身体能不能撑得住,上了年纪什么毛病都找上门了,每天都很しんどい。

嘛,还是要积极一点啦,免得又被人讲浑身充满负能量w

啊,以后还是要坚持写一写流水账,不然真的每天都干了啥完全不记得orz

昨天出勤,打开ロッカー竟然有惊喜,贵店的小姐姐还是挺可爱的嘛!
然而下午店长找我谈话,说这家店半年后要关门大吉了……(吐血
看来itokin真的是大势已去了,从天朝撤资之后现在一家又一家地关店,怪不得前些天开会说这个月要改装成outlet,以后卖集团里3个牌子的打折衣服……现在想想应该是清仓……曾经挺大的企业诶,心疼店里的社员小姐姐们🌚

从每周坚持同步听dgs,到第二天下好了再听,直到刚才意识到上周的到现在还没听,甚至都没有去下载。
目前又进入了沉寂期吗,对什么都没有热情了,包括备考,只剩半个月了啊,真替自己捉急(._.)

饭了8年(虽然后面几年到处爬墙)昨天终于看了eito生人。
但是写不出什么感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ι_-)

记个快速流水账
今天和同桌相处得很愉快
中午放学和主任面基吃了饭
陪她去排了小民工的周边

天气很好大阪城公园很美

然后去牙医那里拿了上次型取り的牙套
并且洗了牙
张开嘴的一瞬间医生说
你最近很忙吧都没怎么好好刷牙
洗牙过程很痛苦
然而牙石都冲掉了感觉很爽
就是一张嘴牙缝里全是血块
医生说那是悪い血
排出来才好
回家前去超市买了关东煮烟熏三文鱼和果酒
吃吃喝喝看看剧
连上两天班之后能放松一下真是开心
现在戴着牙套躺在被窝里
感觉对磨牙并起不到太大作用
顶多会把牙套磨穿吧
明天继续上课打工打工
后天终于可以睡懒觉了
每天早晨起床简直想死
走去地铁站也好远
从地铁站出来去学校也好远
爬楼梯爬得每天都觉得自己去了一趟白云山(?)
每天无法早起
每天都会迟到
班主任已经对我没脾气
嘛反正下半期奖学金没我什么事啦
拿到上半期已经满足

今天是期中考试后分班的第一天,不适应。
虽然是从A2调到了A1,之前班级的同学也有几个一起调过来了,但就是有一种身在别处的陌生感。
一大早打翻了整瓶水,开了个不太好的头。
坐在我后面那两个女生是A3调过来的,有预感会对她们十分苦手。
而且校舍也从本馆换到了别馆,才一天而已就无比想念心斋桥qwq(虽然从本町走过去也就十分钟(。
课间休息的时候原来的同学们不约而同地聚到走廊上聊天,调去A3的也有,大家纷纷表示想念原来的A2,看来不适应的不止我一个。
放学之后跟留守组的几个同学在附近找了一家中华吃饭,700yen的辣子鸡定食太特么良心了,送咖啡不说后来还上了春卷,味道也好好吃qwqqq
其实想说过去的半年里面都没跟他们吃过饭,反而分班之后大家似乎羁绊(?)更强烈了……
嘛,希望在新的班级可以相安无事地度过下半个学年,毕竟语言学校对我们来说只是个过渡嘛。最最重要的事情当然还是升学。
好了我去看书(・̮︢⍸・̮︢)

想想以前工作的时候只要姨妈第一天就会请假,而现在整个姨妈期间都在打工中度过,以前加班到八九点就哀嚎,现在下班都11点半,到家12点多第二天还要上课,就觉得自己那时候太矫情了。
不过这也是生活所迫。
没有时间悠闲。

这几天睡得太少,睡眠质量也很差。
刚才4点多的时候惊醒了,窗外的乌鸦叫得很不寻常,天渐渐地亮了。
今天也要打工到半夜。

© 暮露々々団 | Powered by LOFTER